《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2章 個個都是說話的頂尖藝術家

「姨媽,你知道當年我母親身邊伺候的那位徐嬤嬤,現下在何處嗎?」
徐嬤嬤是當年陪她母親從姜家過來的,一直輔佐着,但後來去了哪兒,鳳傾九的記憶里也沒有印象。
姜意柔皺了皺眉,「當年你母親死後,徐嬤嬤和她身邊那幾個得力的丫鬟,都被鳳著林遣散回鄉下了。」
「那若是……我想把徐嬤嬤接回來呢?」
「這估計要問過鳳著林才行,那些人的身契八成還在那混賬手上。」
姜氏死後,鳳著林沒有按照規矩歸還嫁妝,身契自然也還扣押着。
鳳傾九眸光一沉,母親當年的嫁妝,說什麼都不能白白便宜了鳳著林和趙氏。
傍晚,天色日暮,看到停在門口象徵著王府的馬車,鳳傾九走過去。
慕承淵見到她後擰眉,眉宇之間皆是心疼之色,「怎麼穿的這樣單薄?」
鳳傾九嘴角不禁無語地抽搐,
單薄個屁,慕承淵還真是比她想像的能演。
但眾目睽睽之下,她也只能陪着演。
……
回到王府,下了馬車,慕承淵神色又是一如既往生人勿進的冷漠,步伐停頓,隨手將一瓶葯扔給她。
鳳傾九順手接住,打開聞了聞,是消腫化瘀的葯。
手不禁撫上還有些紅腫的臉龐。
這男人……
鳳傾九剛有些詫異和感動,就聽他冷冽的聲音冷漠無情:「回祠堂接着罰跪。」
一句話就戳破了泡影。
鳳傾九踢了一腳路邊的石頭,「打個巴掌給顆甜棗,沒良心的狗男人。」
夜色降臨,罰跪完膝蓋酸軟的鳳傾九早早上床睡覺,卻翻來覆去的難以入眠。
最後索性坐了起來,抓着頭髮,腦子運轉了半晌後,還是決定下床。
她推門出去,來到種藥材的那片空地,將藏在附近的種子找出來,拿着把小鐵鍬就開始刨土,把藥材的苗種進去。
夜間的祠堂除了她,連個鬼影都沒有,鳳傾九也不怕弄出什麼聲響。
正給剛種下去的種子和小苗澆水,突然,身後燃起火光。
鳳傾九猛地回過頭,一時間怔住了。
着火的地方,正是她方才就寢的那間屋子。
現在火勢已經很大了,並且有越燒越猛的趨勢。
她眼神一點點冷了下來。
月心眉真的是一點都容不下她啊。
之前還是陷害,如今直接防火準備燒死她?
既然這樣,那就讓火燒的更旺些吧。
……
「不好了,走水了!」
「快來救火!」
水一盆盆往裏面潑,火勢已經燒到了外面,夜風一吹,甚至快禍及月心眉的住處,這才有人着急忙慌來救火。
這場大火,無疑驚動了在書房宿下的慕承淵。
眼看着祠堂已經被燒得焦黑,深沉的眼底浮現寒浸浸的冷意。
「王爺,王妃還在裏面,怕是凶多吉少了……」清明開口道。
慕承淵看向那間燒毀到不堪入目的屋子,卻不知為何,心底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腳步聲就在空曠寂靜中響起,有人偷偷挪眼去看,以為是月心眉過來,看清月色下那張臉後,皆是一驚。
「王妃!」
鳳傾九小臉和衣裙上都是髒兮兮的,沾染了不少灰,外人看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