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2章 個個都是說話的頂尖藝術家(2)

去還以為她死裡逃生。
慕承淵緊擰的眉頭終於微松,「你沒死?」
本來是多少帶有幾分關切意味,可他言簡意賅慣了,說出口就變了意味。
鳳傾九直勾勾盯着慕承淵,只是冷笑,拳頭不覺間攥緊,「王爺看起來好像很失望?」
一瞬間,慕承淵的神情恢復了往常般的冰冷,如千年寒霜,瀰漫著乖戾氣息。
最後沒再多看鳳傾九一眼,偏頭對清明道:「查,查出來是誰縱火,杖斃!」
眾人不敢抬頭,後脖頸發涼,彷彿有把刀懸在頭上隨時要落下。
「是!」
鳳傾九叫住眼看要離開的他,「慢着,祠堂被燒了我今晚睡哪兒?」
「滾回你自己原來的住處。」
慕承淵臉色陰冷,直接拂袖離開。
鳳傾九一怔,意思是,從今天開始不用再罰跪了?
……
翌日清晨,鳳傾九新來的貼身丫鬟元宵推門進來傳話,「王妃娘娘,您快起來洗漱,今日要進宮覲見太后的。」
鳳傾九在被窩裡翻了個身,原本還想讓丫鬟別吵,反應過來後驚坐而起。
「這麼突然?」
元宵趕忙伺候她梳洗打扮穿衣,套上繁重的禮服和精緻沉重的頭冠,緊趕慢趕才終於上了進宮的馬車。
長街上,馬車內,氣氛僵硬又怪異。
鳳傾九和慕承淵各坐一邊,如同在冷戰。
眼看馬車就要抵達皇宮,慕承淵冷峻的臉龐發沉,「入宮後,給本王謹言慎行,若出了什麼亂子,本王也保不了你。」
鳳傾九靠在馬車上閉眼,「用不着你保。」
剛開啟了宅斗副本,得,這下開啟宮鬥了。
煩得很。
不時,到了慈寧宮,她落後於慕承淵兩步,跟在他後面行禮。
「參見太后。」
原本正和老嬤嬤談笑的太后在見到進來的鳳傾九後,老臉上的笑容淡了下來,精明的老眼微微眯起,從她身上打量。
目光移開,面對慕承淵時,慈祥又溫和,「淵兒,老五回來了,說在外面念着你。」
「孫兒告退。」
慕承淵退出去後,鳳傾九被單獨留在了裏面,太后沒叫她起身,她就還得跪着。
太后偏頭看向張嬤嬤接着方才聊,彷彿殿內沒鳳傾九這個人。
「西域新進貢的那匹大氅哀家不是很喜歡,送去給皇后吧。」
「是。」
話剛說完,張貴妃就帶着人進來了。
「太后,臣妾給您請安。」
「是貴妃啊,來,賜座。」
連張貴妃都落座了,鳳傾九還在跪着。
雖然腿疼,但她得忍。
「太后,您是不知道,昨兒有個宮女為了引起陛下注意,故意落水,誰知最後竟不慎溺死了。」張貴妃自動當她不存在,說起了昨日宮中軼聞,說完,還不忘掩唇輕笑。
「敢如此痴心妄想,才只落得這個下場,倒是便宜了她。可惜不是人人都有這麼走運,能死的如此乾脆,肖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早晚要付出代價。」太后冷哼一聲。
「太后教訓的是。」張貴妃附和。
宮裡嘛,死個人不奇怪。
只是這事為何突然提起呢?
太后是在借張貴妃的話點她。
還真是個個都是說話的頂尖藝術家。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