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16章 想活命就快脫(2)

傾九,眼中都是漠然。
這話聽得不像擔心,倒像是諷刺。
鳳傾九一個眼刀過去,眯起眼睛來,「我好心替你擋傷,你就是這樣冷嘲熱諷?王爺是想暗示我身體壯如牛還是什麼?」
「呵。」慕承淵別開眼,冷聲嗤笑一聲,目光在她瘦弱的身子上打量片刻,「就你這幾兩的骨頭還替本王擋。」
「不識好人心。」
「如果不是我,現在你身上可是毒上加毒,二毒相衝損身損命,縱然華佗在世,也救不了你!」
話音未落,一片巨大的陰影籠罩下來,那股冷冽的氣息再次湧入鼻翼。
她不由得渾身一顫,驀地抬眸,正巧對上了那雙深不見底的黑瞳。
慕承淵居高臨下,瞳仁漆黑如夜,周身氣場強大逼人,「這麼說,還要本王多謝你的救命之恩了。」
「怎麼?被一個瘦弱的女子相救,王爺覺得丟人?」鳳傾九絲毫不畏懼,仰起脖子與他直視,眉頭輕挑,「還是說,王爺想殺人滅口?」
慕承淵眸色漸深,稜角分明的面龐上蒙了一層陰霾。
「若是良心過得去,那你便殺吧。殺了我,你也別想活。」鳳傾九坦然斜躺在床上,長睫微顫,眼尾帶了點虛弱,更添了些許異樣的韻味。
慕承淵眉目微蹙,手也不知不覺鬆了下來,鼻翼中驟然傳入一縷絲絲繞繞的淡香。
「你點了熏香?」慕承淵黑眸緊縮,聲音刺骨寒涼。
「沒有啊,我躺床上生死未卜我怎麼點!
鳳傾九微怒開口,可面前人卻沒有回應。
「慕承淵?」
見狀不對,她一把握住男人的手腕探脈。
他體內的毒,比上次大婚那日還要重上許多,察覺周遭的香味,鳳傾九顧不得是誰在她昏迷之際點熏香,藉此陷害。
「脫衣服!」
她心中焦急,抬頭一看慕承淵,他的面色蒼白,薄唇發黑,額頭還隱隱滲出好幾層薄汗,伸手就要去扒拉他的衣服。
上次她還可以點穴封穴,可今日他體內之毒狀況惡化太快,點穴已然沒用。
只能施針,強行封穴,抑制毒素了!
可偏偏,慕承淵甩開她伸過來的手,「別動。」
「我對你可沒別的意思,慕承淵,想活命就快脫。」
「我自己來。」
慕承淵褪下外袍,露出白色的裡衣,接着是精壯的後背,小麥色的皮膚襯得他更加好看,背部線條流暢,肩胛骨上肌肉分明。
甚少有人的背能夠練到這種地步,恰到好處,並不像武將那般肌肉虯然,看得令人噁心。
他坐在床上,背對着鳳傾九。
鳳傾九抽出銀針來,果斷落在督俞、臑俞、肝俞等穴位上。
「疼嗎?」鳳傾九拔出一根,只見銀針頂部發黑。
「肝俞穴最疼。」慕承淵一聲悶哼。
「壞了,你體內毒素比之前增加不少,普通銀針已經無法對付了。」
鳳傾九微微搖頭,而後取出另外一個布包,這其中銀針個個泛着青色的光,皆是浸泡過藥物的。
還好她有所準備。
她落下第二組針,「現在你的身體比我上次給你把脈時嚴重了不少,我嘗試用銀針逼一些出來,會很疼,你忍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