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2章 不該想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黎王府,鳳傾九正在藥房配藥。
慕承淵體內的毒雖然暫時被壓制了下去,但不知道會什麼時候發作。她雖然不喜歡慕承淵,為了自己以後不守寡,還是要留着他這條小命。
「王妃,鳳丞相派人來傳信,要您回府一趟。」丫鬟元宵稟告道。
這是慕承淵給她安排的丫鬟,做事還算機靈,也有眼力勁,鳳傾九用的挺順手。
鳳傾九淡淡抬眸看了她一眼,雲淡風輕,「不去。」
「可是鳳丞相似乎有什麼要緊事,說您若是不去,以後會後悔。」元宵猶豫,試探的看着鳳傾九,勸着,「王妃還是過去看看吧,萬一有急事呢?」
聞言,鳳傾九隱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她沉吟片刻,少頃,不緊不慢的開口,「你跟我一起去。」
「是。」元宵應聲,有些驚訝。
王妃這還是第一次讓她陪同回丞相府呢。
剛走出院落,碰上迎面走來的慕承淵。
他染墨的眸子微動,打量了鳳傾九一眼,「要出去?」
「回丞相府一趟。」鳳傾九答道,抬腳正欲離開,忽的想到了什麼,頓住了腳步。
她朱唇微翹,笑盈盈的看向慕承淵,「王爺,幫個忙如何?」
「說。」慕承淵語氣冷漠而又疏離。
「借個人與我一同前去丞相府。」鳳傾九瞥向慕承淵身後的驚蟄,目的過於明顯。
慕承淵濃墨般的眸子翻滾,玉容微凜,複雜的神色讓人一時看不清楚。
許久,才聽到涼涼的一聲。
「驚蟄。」
「王爺。」驚蟄抱拳行禮。
「你陪王妃去一趟。」慕承淵瞥了鳳傾九一眼。
「是。」
「多謝王爺。」鳳傾九笑着行禮,帶着驚蟄離開了。
有了驚蟄,她就有底氣了。
她倒要看看那個所謂的父親又要做什麼?
……
丞相府,大廳內已經準備好了豐盛的午膳。
鳳著林三人坐在一起談笑着,其樂融融。
鳳傾九剛踏進門,便看到這種場面,她冷笑一聲,「我來的倒是不巧了。」
「傾九來了。」趙姨娘溫婉的笑了笑,起身將她拉到了自己身旁,「來,坐在這裡,剛才還跟你父親說起你呢。」
「是嗎?」鳳傾九笑笑,心裏嗤笑,緩緩做了下來。
目光在幾人臉上淡淡掃過,從左到右,最後停到了趙姨娘含笑的臉上,捕捉到了一絲算計。
她又想幹什麼?
還想塞人?上次給的教訓還不夠嗎?
「上次是我不好,做事唐突,惹了你不開心。」趙姨娘溫聲道歉,面上儘是歉疚,「你與王爺夫妻情深,我不該插手你們的事。」
「母親。」鳳紫瀾喚了一聲,面上帶着心疼,「母親也是擔心姐姐在王府受人欺負,才想到這個法子。」
「姐姐別生氣了,母親關心則過,為了這事,她已經好幾日未曾睡好覺了。」
聞言,鳳傾九面上毫無波瀾,沉沉如水。
費盡心思讓她過來,應該不止是為了說這些話吧。
根據她的了解,他們指不定打着什麼算盤。
「你妹妹及笄已過,到了婚嫁的年紀。」鳳著林語氣淡淡,抬眸瞥了鳳傾九一眼,「我要將趙姨娘抬為正室,瀾兒也能納入太子的選妃名單里。」
原來打的這個主意。
「不行!」鳳傾九臉色當即冷下來,「我不同意。」
「你有什麼不同意的?你自小失去母親,趙姨娘如同親生女兒般養育你這麼多年,你還有良心嗎?」鳳著林臉色微沉,慍怒訓斥道。
鳳傾九冷笑一聲,「如同親生女兒?我怎麼不知道。」
「我三歲那年冬天,趙姨娘拿糕點哄誘我,將我推下水塘,我高燒不退,她倒落得賢惠的名聲。四歲夏日,她故意讓我中暑,害得我失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