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5章 要帶本王的王妃去哪

傍晚。
慕承淵派人送來一套騎射裝。
鮮紅的戎裝,華麗而又耀眼,精緻的像天邊的煙霞般,手腕與腰部皆為收束設計,裙擺綉着大片大片的梅花,衣領處為潔白的狐狸毛,華麗而又精緻。
鳳傾九微微一怔,抬眸看向清明,「你送錯了吧?」
清明沉聲道:「是王爺讓屬下送過來的,絕對不會搞錯。」
「還請王妃好好休息,明日涉獵應是勞累非常。」清明恭敬的行了一禮,轉身離去。
鳳傾九眼眸微微眯起,沉默了下來。
「這衣服真漂亮。」元宵小心翼翼的撫摸了兩下,眼裏面上儘是羨慕,「王妃,王爺對您可真好。」
「王妃,我聽說月側妃為了這次狩獵準備了好久,想來定然要壓您一頭,明日您定然要好好準備。」
「不過是個秋獵而已。」鳳傾九不以為然,「將衣服收起來吧。」
「您不穿這件?」元宵詫異。
這麼好看的騎射裝,又是王爺準備的,王妃竟然不穿?
風傾九微微搖頭,「收起來吧。」
紅色太過扎眼,原主前世本來風評就不太好,如此眨眼,徒惹禍端。
……
果真如元宵所說,涉獵那日,月心眉一身白衣,腕處與腰部收緊,勾勒出了纖細清盈的體態裙擺下端用銀線綉着雪蓮花,栩栩如生,衣領一層絨毛,毛茸茸的,更襯得她溫柔嬌弱,俏麗柔媚,abc 青絲梳成了斜雲髻,斜斜的插着一支玉質步搖,青白相襯,好看的緊。
而慕承淵穿着一身青墨色戎裝,長身玉立,衣袂飄飛,毓靈俊秀,俊美無雙。
「王妃,王爺的冠帶是紅色的,跟前些日子送給您的騎射裝是一個顏色。」元宵低聲在鳳傾九耳邊道,言語中儘是可惜,「您若是穿上那件衣裳,肯定很美。」
「元宵,你不覺得墨色與白衣很是相配嗎?」鳳傾九淡聲道。
很明顯,慕承淵與月心眉才是天生一對,她又何必橫插一腳,惹人譏笑呢?
元宵張了張嘴,本欲辯解什麼,而不知看到了什麼,驀地低下了頭。
「鳳傾九。」
慕承淵他來到鳳傾九身前,上下將她打量一番,眉頭緊蹙,「為何不穿本王給你的騎射裝?」
「顏色過於艷麗,妾身覺得畢竟是皇家狩獵,還是低調些為好。」鳳傾九毫不在意。
聞言,慕承淵瞳仁緊縮,深深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
似是有些生氣。
鳳傾九頓時疑惑。
這狗男人又生氣了?
因為她沒穿騎射裝?
真是奇怪!
月心眉柔柔弱弱的從她身旁走過,上了慕承淵的馬車。
鳳傾九見狀,十分有眼色的去了後面的馬車。
很快,馬車晃晃悠悠的走了。
鳳傾九眯着眸子,慵懶的伸了個懶腰。
「王妃,月側妃乘坐的是王爺的馬車,真是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正妃呢。」元宵不滿的說了兩句。
「她在王府可比我這個王妃尊貴。」鳳傾九看了元宵一眼,拍了拍她的肩膀,「乖元宵,休息一會兒,昨晚我睡得有點晚,眼睛有些澀。」
元宵噤了聲。
還未走多久,馬車倏地停了下來。
劇烈的晃動了一下,馬似乎受到了驚嚇,嘶鳴聲格外的響亮。
鳳傾九猛地睜開了眼睛,正好看到掀開車簾的慕承淵。
他臉色陰沉的可怕,猶如狂風驟雨將來之勢。
元宵慌忙起身,戰戰兢兢行禮,「王爺。」
「出去。」慕承淵冷聲道。
「是。」元宵小臉一白,應聲出去。
「慕承淵,你放着寬敞舒適的王府馬車不坐,偏偏來跟我擠這個小地方,不覺得難受嗎?」鳳傾九抱怨了一句。
有月心眉那樣的美人在側,跑來她這裡算怎麼回事?
慕承淵抿唇不語周身溫度驟然間降低,猶如冰凍八尺的寒冷,眼眸漆黑如夜,仿若蒙了一層寒霜。
許久,直到鳳傾九以為他不會開口時,幽幽傳來一句話——
「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