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26章 身子可有不適

慕承淵低沉而又薄怒的聲音傳來。
慕玉澤當即頓住了腳步,身形不經意間顫了顫。
他轉過身,臉上堆滿了笑意,「皇兄,我看外面有些冷,便想着帶皇嫂去營帳里休息休息。」
「不必了。」慕承淵開口道,不容拒絕。
慕玉澤尷尬的擦了擦額頭的虛汗。
一陣冷風吹來,刺骨的冷。
慕承淵那雙漆黑幽深的眸子緊緊盯着鳳傾九,薄唇輕抿,面上隱隱帶着怒氣。
就在這時,一陣咳嗽聲傳來。
月心眉掩唇輕咳着,斜靠在海棠身上,面上蒼白不見一絲血色,她肩膀微微顫動,柔弱的彷彿風一吹便能吹倒似的。
「身子可有不適?」慕承淵當即變了臉色,「這些天天氣漸冷,你本來就有寒症,還是不宜見風。」
「妾身無事。」月心眉虛弱的搖頭,身子的全部重力靠在慕承淵懷裡,「本想着來看看秋獵盛景,妾身還是掃興了。」
「清明,送側妃回府。」慕承淵沉聲道。
「不,妾身出來時已經吃過葯了,只是吹些冷風不打緊的。」月心眉聲音柔弱,而眼眸卻是能掐出水般,柔情脈脈,月心眉緊緊握着慕承淵的手,面上懇求,「妾身想看看王爺狩獵。」
「可是你的身體……」
「當初父親還在時,我還總跟王爺一起上場打馬球,如今身體差了,但還是想看看。」
話音落下,慕承淵的臉色沉了沉,「那本王先帶你去營帳。」
隨後,二人的背影便消失在了眼前。
鳳傾九在心裏感嘆一句,這兩人還真是般配,郎才女貌,宛如一對天人。
再看看她,一介布衣,怪不得受人唾棄。
慕玉澤向鳳傾九使了個眼色,用嘴型說了一句話,「這才是女人。」
鳳傾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皇嫂,皇兄對月心眉是有些別的情感在的。」
慕玉澤同情的拍了拍鳳傾九的肩膀,「這青梅竹馬的情誼不是一天兩天能改變的,不過本王覺得皇兄對你還是有感覺的,你別傷心。」
「我不傷心。」鳳傾九坦然道。
她高興還來不及,有什麼可傷心的?
況且慕承淵對她有沒有感覺又怎麼樣,她可一點都不在乎。
那麼多的事情都不夠她忙的。
只希望月心眉不要一天到晚找事,安穩點就行。
慕玉澤皺了皺眉頭,垂眸再一次打量着鳳傾九,思忖着,「你今日的衣着不好看,若是換一件衣裳,再盤個好看的髮髻。興許就可以了。」
「我是來騎馬狩獵,打馬球的,又不是爭寵的。」鳳傾九沒好氣白了他一眼。
「怪不得皇兄不喜歡你,你也太不溫柔了。」慕玉澤撇嘴,「你看看方才月心眉的模樣,嬌滴滴的,弱柳扶風。」
「你喜歡月心眉這般溫柔的?」鳳傾九反問道,眼珠子轉了轉,「我看年紀也不小了,我改日定向慕承淵提議,為你相看些好的女子。」
「那還是不必了。」慕玉澤汗顏。
……
很快,到了午時,已經不像晨時那般寒冷,太陽照在身上,還有幾分暖意。
秋獵適才正式開始。
鳳傾九與月心眉同坐女眷處。
眼看着慕承淵與一干人騎馬立於圍場之中。
他一身墨衣格外顯眼,雄姿颯爽,毓靈俊秀。
鳳傾九倒了杯熱茶,雙手捧着,小小啜了一口,溫熱濃香,流入胃裡暖呼呼的。
就在這時,鳳傾九忽覺一道灼熱的目光射過來,她下意識抬頭,正巧撞上了慕承淵匆忙收回的眸子,她心下一陣詫異。
耳邊頓時傳來官家女子的嬌笑議論聲。
「月姐姐,方才黎王殿下朝這裡看了一眼,是在看你吧。」一位身着淺紫裙裾的俏麗女子道,面上儘是艷羨,「王爺對你可真好啊,在圍獵中也不忘看你一眼。」
「肯定是在看月姐姐啊,月姐姐跟殿下青梅竹馬,今日的衣服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