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5章 她死了就白栽贓我了

「王爺,救我,我好痛……我沒有……」
月心眉柔弱的聲音微顫,有些慌亂,淚水從她白皙的小臉上滾滾往下落,微微卷翹的睫毛撲閃,沾染了水珠,瞧上去又可憐又有幾分驚心動魄的柔美。
「來人!」
慕承淵一聲冷喝,眉目間多了幾分不悅。
立時便有從門外闖進來的侍衛,舉刀意欲逼近。
鳳傾九手拿銀針威脅道:「誰敢動我,她可就沒救了……」
月心眉心嚇的一抖,知曉鳳傾九動了真格,聲淚俱下:「王爺,就算心眉今日死了。你也千萬不能怪姐姐,都是我的錯……明知道姐姐愛慕王爺……才導致姐姐這般瘋魔……」
說著,一口氣沒上來,兩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這是真暈。
鳳傾九心裏一沉,這朵柔弱的白蓮花,竟然連死都不怕……
是她低估了月心眉。
她不甘的用銀針重新把毒引回到月心眉手指上。
這個時候,她的確可不能真的要了月心眉的命,不然就解釋不清,她會更加難以脫身。
但是……
她也不會輕易放過誣陷她的人。
隨即,她只覺脖子一涼,淡淡側目,看見慕承淵持劍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劍風凌厲,殺氣蔓延。
看來他已經用內力衝破了麻醉粉的藥力,雖看起來身體弱,可內力不淺,這麼快就衝破了她改良的麻醉粉的藥效。
「你到底把她怎麼了。」慕承淵聲音低沉平靜,不怒自威。
「她什麼毛病都沒有,只是昏倒了,我也就是嚇唬嚇唬她,信不信隨你,只是沒想到你的小嬌妻比我想像中,要狠的多,這麼肯定我不會殺她……」
以前她都是求着他信她。
但現在……她目光清澈坦蕩,語氣淡然。
慕承淵能感受到那一刻她眼底的不甘,卻毫無殺意,她剛剛明明有機會殺了月心眉,但她沒有動手,也許她並非是那般惡毒之人?
但給側妃下毒,給他下麻痹身體的葯,還強迫他摁手印,已然是大罪,輕則重罰,重則需送往沼獄。
「把王妃帶下去,禁足聽候發落。」慕承淵吩咐道。
「是!」
清明答應一聲,抹了抹滿頭的汗,就朝她走來,顯然也是衝破了麻醉粉的藥效了。
古人的內功都這麼強大的嗎?
看這情形,要洗清嫌疑,還是得從長計議。眼下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先回去了。
「我自己走!」
鳳傾九一身淡紅色衣袍,絕麗靜默,由內而外散出了幾分魄力。
清明看了一眼滿屋子倒下的人,朝着鳳傾九微微彎腰道:「下人們內力不足,還請王妃賜解藥。」
鳳傾九淡淡看了一眼門外的天色,陽光有些刺眼,看了看侍衛,又望向不遠處的慕承淵,眼底有淡淡的嫌棄:「問你家王爺吧。」
清明有些無措,看向了自家王爺。
慕承淵:「……」
他本來就陰沉的臉色又黑了黑。
他知道,這種東西,兩個時辰藥效就會解除。
但是,他能承認自己之前中過這招?
……
入夜,紅燭熠熠,鳳傾九坐在書案前,一手托着下顎,一手在紙上畫圈圈,秀眉微蹙。
根據自己今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