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8章 你們別過來

鳳傾九無聲冷嗤,當下只覺得無語。
這演技,不拿個奧斯卡小金人都可惜了,暈過去之前居然還不忘栽贓她一把。
冷眼看着半跪在地的慕承淵抱着孱弱蒼白的月心眉,緊張地晃了晃,她心底有些躁意,剛想開口,慕承淵的另一個侍衛追風便押着個女子走了進來。
女子是丫鬟打扮,惶恐極了,被毫不憐惜地一把推搡在地。
慕承淵關切着月心眉,太醫已經上前幫忙看診,追風對他拱手,「王爺,剛從外面抓到的,這女人鬼鬼祟祟,行跡實在可疑。」
聞聲,慕承淵回過頭,眼神又冷又不耐煩,「搜身。」
「是!」
「你們、你們別過來!啊——」
侍衛鐵面無私,板着張臉,下手絲毫沒有廢話,根本不會顧及她是個女子。
但好歹還未出閣,被這般當眾搜身,着實是天大的折辱。
她眼中溢滿恐慌的淚水,拚命掙扎,衣鬢散亂,而最後,侍衛居然真的從她身上搜出了小包用牛皮紙包着的粉末。
交給追風,他雙手呈到慕承淵面前。
「王爺,請看。」
牛皮紙被展開,不用猜便知道這些粉末大概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慕承淵表情沉了沉,「太醫,驗。」
接到慕承淵的命令,太醫即刻上前,捻起一點粉末,不到片刻,臉色一變,立即拱手俯身稟報:「回殿下,此物有毒,怕和下在王妃飯菜中的毒是同一種。」
此話一出,在場幾人或詫異或不解的有些嘩然。
事已至此,下毒者是誰,一切都已明了。
慕承淵冷峻的臉龐陰鷙了下去,「拖她下去,杖斃!」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奴婢再也不敢了!」
丫鬟慌了,哭喊着爬過去求饒。
但侍衛豈會容許她接近慕承淵,毫不手軟,立即便將她押下了,正要拖下去。
「慢着。」
旁觀許久的鳳傾九突然開口,所有人都下意識轉頭,想看她要做什麼。
鳳傾九掃了一眼地上瑟瑟發抖的丫鬟,丫鬟也下意識抬起了頭,通紅的雙眼含着淚水,滿是驚恐,還有一絲求助。
她心下冷笑,月心眉還真是好手段啊,事情圓不下去了就裝暈,還安排了人來頂罪。
怕是一早就做好了打算。
鳳傾九從丫鬟身上收回目光,望向慕承淵,「何至於杖斃,既然我和月心眉房裡那丫鬟都無事,發賣了便是。」
她是這件事的最大受害者之一,她有足夠的發言權。
慕承淵盯着她,深冷眸子里,閃過一絲不解。
而她只聳了聳肩,無所謂的樣子,「不用這麼看着我,我只是覺得成天喊打喊殺的損陰德,這事兒也沒有非到要靠殺人來了結的地步。」
這丫鬟頂天了就是個工具人,最大的罪魁禍首還是月心眉,就算要殺,也該最先拿月心眉開刀。
幾個侍衛面面相覷,鳳傾九都開口了,慕承淵滿臉陰鬱氣息,按了按眉心。
「照王妃說的做。」
這對那丫鬟而言,已經算是最好的處理結果了,她被帶了下去,最後看鳳傾九的那一眼透着些感激。
事情至此了結,鳳傾九轉身走出去,快到門口,卻被身後冷冽聲音突然叫住。
「去哪兒?」
她腳步微頓,只略微回頭,微勾唇角有些嘲諷,「自然是回祠堂。」
誤會已經解開,祠堂的禁閉罰跪自然也隨之解除。
可這個時候,鳳傾九偏說自己要回祠堂。
慕承淵擰眉,臉色沉了下來,「你在跟本王賭氣?」
旁邊眾人提心弔膽,黎王府內誰敢跟慕承淵置氣?月側妃都沒這膽。
鳳傾九轉過身,眉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