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傾九天醫女韶華》[鳳傾九天醫女韶華] - 第9章 先好生休養吧

第九章難道又要本王照顧你一夜不成?
自從那日之後,慕承淵直接派人封了祠堂,再無人打擾。
鳳傾九樂得自在,整日里在祠堂侍弄藥草,悠閑輕鬆。
藥材喜濕,她須得日日翻土澆水。
這日,她正在採摘藥草,眼前忽的出現一雙銀線綉雲靴,耳邊響起低沉的聲音。
「幾日不見,你倒是活得自在。」慕承淵站在她面前,背着光線,五官俊美冷冽,周身仿若鍍了一層銀光,宛如天人。
鳳傾九在心裏冷嗤一聲,「有啥事?」
慕承淵漆黑如夜的瞳仁微動,薄唇輕啟,「今日回門之禮,我已備好了車。」
鳳傾九頓時覺得有些可笑,「三日回門,現今已過了幾日?」
慕承淵聲音微沉,面上涼了些,看向鳳傾九,「給你一炷香的時辰,我在府外等你。」
話落,他轉身離開。
……
馬車平穩行駛着,黎王府的馬車一向顯眼,街道旁不少人湊一起議論,指指點點。
「聽說黎王府新迎的那位王妃十分善妒狠毒,才入府就急着給月側妃下毒,結果被逮住了,大婚第二日就關了禁閉,連回門都回不了。」
「啊,鳳家大小姐教養竟有如此不堪?」
「誰說不是呢,向來如此,難怪她不受寵,一個惡毒的悍婦,黎王得倒了多大的霉才娶了她。」
路人談論聲音不小,鳳傾九慵懶地靠在馬車上,平靜的沒有反應,甚至還打了個哈欠。
慕承淵冷冷的看向她,「你不生氣?」
「有什麼好生氣的,不就幾句閑話,又不是真的,」她依舊懶懶散散的,忽然輕嗤了一聲,「再說了,要生氣的不該是你?你的小嬌妻可還真是什麼王府秘辛都往外倒騰。」
鳳傾九心知肚明的,黎王府上下一向嘴最嚴了,除了月心眉,沒有第二個人。
慕承淵劍眉一挑,強調,「你的確給她的手下了毒。」
「是是是,我下的毒,行了吧?別吵我休息。」
她敷衍的不行,簡直想白他一眼,跟打發人似的,懶都懶得辯解,說完就支着額頭閉眼進入小憩。
男人面色一變,看着她白皙乾淨的側顏,眸子危險的眯了起來。
正在這時,馬車突然一停。
「王爺,王妃,丞相府到了。」
鳳傾九緩緩睜開眼,彎身鑽出去,先慕承淵一步下了馬車。
算起來,這還是她第一次來原主的娘家。
鳳宅處處都透着闊氣宏偉,一抬頭,巨大的燙金匾額寫着龍飛鳳舞的丞相府三個字。
門口的家丁很有眼色,看到是黎王府的馬車連忙跑進去通報。
鳳府的人很快出來,以鳳褚為首,笑臉相迎,除了鳳丞相,原主的庶母趙氏和庶妹鳳紫瀾都在,身旁站的挺直的,便是她的庶哥,鳳褚。
原主雖然是嫡女,以前在丞相府怕也過得不怎麼樣。
今日的回門怕是沒那麼順利。
入了丞相府,慕承淵察覺到身邊的人影空了,回過頭,目光正要搜尋鳳傾九的身影,落後他半步的鳳褚突然笑吟吟的開口,「王爺,這邊請,近日我得了一副新的畫作,還請王爺一起品鑒幾分。」
他略一點頭,隨着鳳褚去另一旁。
而鳳傾九則被家丁領着,進了正廳。
氣氛格外陰冷嚴肅,沒有看到慕承淵和鳳褚的身影,但是鳳丞相等人卻是在。
鳳丞相背着手,聽到腳步聲便轉過身,國字臉橫眉倒豎,怒不可遏,未發一言,便突然先一巴掌朝鳳傾九的臉摔去。
「孽障,丞相府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