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娘子要種田》[將軍娘子要種田] - 第2章 別樣的洞房,兩小隻

院子外漸漸有了笑鬧聲,「喜宴」這是要開始了吧。

何曦曉回到自己的洞房,啊呸……是閨房!

看着被扒了外衣的男人,呈倒三角形的背,挺翹的臀,兩條大長腿有小半還在床邊懸空着。

不僅身高,身材也不錯,一看就是練家子!

雪白的綢質裡衣,彰顯出他身份的不凡,不過上頭滲着血跡,是被追殺造成的?還是只是單純的被打劫?

何曦曉輕嘆,這樣胡亂綁來的人,不知會不會引來什麼麻煩?

出於醫者的本能,她先是給他把脈。

有內傷!還很嚴重!

掀開後背衣,除了陳年傷疤外,又添了幾道新傷!

她又爬上床,跨在男人的身上,費了點勁將他翻了過來,打算檢查正面。

男人雙眼緊閉,長長地睫毛,在下眼瞼形成一道陰影,更顯整個人透着一股凜冽之氣。

突然,男人睜開眼,一雙黑曜石般的眼眸閃着寒光,盯着近在咫尺的女人。

這女人臉上的疤,分明是刀疤,不像是善類。

何曦曉被他突然睜開地眼給驚到了,一屁股坐在了男人的胯上,感覺有點不舒服,又本能地往後挪了挪,挪到了大腿上。

男人皺眉,突然雙腿用力屈膝,要把女人拱下去,同時喝道:「滾下去!」男人的聲音很冰冷。

他在剛才被搬動時就醒了,也意識到自己的手腳被綁了,這女人若沒有企圖會綁着他嗎!

「哎……!」何曦曉本能的雙手前撐,本想借勢跳下床的,可手好像摸到了不該摸的部位。

心中暗道:晦氣!這人也忒無禮了!

男人悶哼一聲,更是氣紅了臉,這女人真無恥!

大長腿緊跟一伸,又猛的一個坐起身!頭當作武器往前磕。

而何曦曉背後落空,往後一栽。

被男人這樣前後的顛簸,何曦曉也動氣了!

小腰有力的一挺,硬是抗着力懸空坐了起來,可正碰上男人兇猛磕過來的頭。

這力道!真要被磕上,最起碼何曦曉得暈了!

於是她忙往後仰頭避開,同時雙足踏着對方的胸膛用力一蹬,隨後雙**叉,卡住了對方的脖子!

「不許亂動了!」何曦曉憤憤地擦嘴,擦了又擦!

剛才自己的唇,居然是擦着對方的鼻子、唇、下巴過去的。

男人看她一臉的嫌棄樣,心道,要不是自己的手被綁了,這個動作就應該是自己做了。

這個可惡的醜女人,居然還嫌棄自己,憑什麼!

「還敢動?乖乖地不動,我就下來!」何曦曉威脅道。

男人一張俊臉氣得通紅,是他亂動嗎?這醜女人坐在不該坐的部位,還扭來扭去,是正常的身體反應好嗎?

「是你還在動,夠了,趕緊滾下去!」男人萬般羞怒。

何曦曉突然感覺到臀下有明顯的異常,暗罵:「變態!」

立馬單手側撐床沿,一個漂亮的側空翻,穩穩地落在地上,還不雅地拍了拍屁股,將那灼熱感拍掉。

她也不怕掉馬甲了,剛才的短暫博弈中,知道對方是高手,肯定也察覺到自己有武功的底子,還很是不弱。

當然,自己主要贏在對方手腳被綁住,真要放手打起來,恐怕不是他的對手。

「好啦!別鬧了!你先冷靜冷靜!」拋下一句話,何曦曉走向了房門。

她打算去附近的山上找找草藥,這傢伙的腹部剛才滲出了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