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玄棺》[九天玄棺] - 第2章 白記紙紮鋪

果不其然沒多久就看到了前方的石橋。

董健康懸着的心也有所慰藉。

過了橋沒多久就到了城裡。

「哇,人好多啊。」林月感嘆道。

像個第一次進城的小姑娘一樣。

「你?不會是第一次進城裡吧?」董健康笑道。

「原來來過一次,但不像現在這麼多人?」林月嘴上說著還東張西望的看向路邊繁華的街道。

「話說,咱們這村子離城裡也不遠,你竟然只來過一次?」董健康無奈與不解。

「讓你見笑了。」林月突然轉喜為悲,若有所思。

「沒有沒有,我要是不送貨來城裡,估計這輩子都不會來。」董健康發現自己說錯了話,尷尬的笑着解釋道。

「你真會哄人。」林月笑道,也沒再去多想什麼。

不多時,穿過幾條街,在一個人煙稀少的小巷子停了下來。

「白記紙紮鋪?咱們來這幹嘛。」林月看向鋪面的招牌好奇問道?

「這不隔壁的王大爺去世了,我媽讓我來買捆紅線,拿去纏棺材呢。」董健康停下車。

「我還有點事要辦,我就先走一步了。」林月心神不寧的跳下車,快步的向另一端的巷口跑去。

「哎!你認識路嗎?那裡可不是我們剛剛進來的位置啊!要不要我等你,你一個人能回村裡去嗎?」

見林月沒有回答,董健康被她這神經質的舉動搞的摸不清頭腦。

這時,從鋪子里走出了一個人,手裡還拿着正在編着的紙紮。

「幹嘛呢,大呼小叫的。」來人正是白記紙紮鋪的白松。

「這鬼丫頭,一驚一乍的。」董健康看着巷口搖着頭笑道。

「誰啊?」白松隨着董健康的目光,看向巷口,面露不解。

「哎,說來話長,算了。」董健康拍了拍白松的肩膀。

董健康打量了一下店鋪。

「咋今天就你一個人啊?你爸沒在嗎?」董健康問道。

「他去給人看風水去了,今天留我一個人在這,你今天又來送貨啊?」白松問道。

「肯定要送貨啊,哪像你們這些神棍,動動嘴就能賺錢。」董健康笑道。

「哎呀,你不信這些還來我這店鋪幹嘛,難不成專程來看我?」白松說著帶着他走進了鋪子。

董健康和白松原來是同學,上學時關係還不錯,兩人也經常互相的開着玩笑。

「今兒突然造訪要來點什麼?」

「買點紅繩,隔壁的鄰居過世了,膝下無兒無女,全靠村裡人幫襯着辦喪事。」

「也就你們村子風俗獨特,拿紅線去捆棺材。」

「老一輩說不用紅線捆棺材的話,頭七那天會詐屍。」

「胡扯,怕詐屍還不在棺材上釘幾根長眠釘。」

白松說著指向了店鋪貨架上的釘子,長達二十厘米。

「不要不要。」董健康看到那滲人的釘子,連忙拒絕。

「真是奇了怪了,紅線通陰陽,那是給亡人指回家路用的。」

白松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許西山村有自己獨特的風俗吧。

放下手中的紙紮,從貨架上翻找了一番,終於拿出一捆有些積灰的紅線。

「多少錢啊?」董健康問。

「送你了,又不值幾個錢。」白松一擺手。

「行吧,我也送你點東西。」接過紅線後,放到三輪車車廂里,又提了一袋月餅出來送給白松。

「你還真有心,知道快八月十五了送月餅給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