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玄棺》[九天玄棺] - 第3章 工廠靈異案(一)起因

董健康後退了幾步,搶過白鬆手里的電筒。

四處晃着燈光,嘗試說服自己這裡確實可能讓人通過。

沒一會兒他就癱倒在地,那種後怕席捲了全身。

「你說的那個女孩是什麼樣的啊?」白松問道。

「別說了。」董健康精神恍惚,沒敢去回憶。

「是不是這樣的?」白松掏出一張老舊照片,藉著手電筒的燈光。

董健康定眼一看,正是林月。

「你…你…你怎麼會有她的照片?」董健康大叫。

「回店裡細細給你說。」白松說完,拉起董健康回到紙紮店裡。

見董健康坐在凳子上,雙腿還在抖。

白松端着一杯茶給他喝,董健康接過茶杯一口悶了下去。

「要不要這麼誇張。」白松現在淡定自如。

「你…你說呢。」董健康平復了一下心情,細細回味茶的味道。

「這安神茶味道如何。」白松轉移了話題。

「味道有些奇怪。」董健康回味道。

「是不是感覺沒這麼害怕了?」白松笑呵呵的。

「好像有這麼一丟丟的效果。」董健康點着頭。

「那我就給你說說這照片的來歷。」白松轉過頭說起了故事。

那是一座廢棄的工廠,相傳是建立在一座亂墳崗之上。

當時建立工廠的目的,想着是廠里人多,陽氣重,可以壓得住這裡的孤魂。

誰料工廠剛建成不久,第一批進入工廠工作的員工經常在晚上遇到靈異事件。

最詭異的還要屬工廠里那棟女員工宿舍。

如今工廠也只能用一把大鎖牢牢的鎖住大門,已廢棄多時。

據說有一個來自農村的女孩,雖然家庭貧困,但工作表現特別優秀。

每次幹事情都特別認真,總能比別人乾的活多,能吃苦耐勞。

廠里的主管經常把她評為優秀,作為大家的標兵樹立榜樣。

但總有一些人,平時在工作上偷懶,又見不得別人好。

他們埋藏在心裏嫉妒的種子像疾病一樣蔓延,慢慢惡化變為仇恨。

剛開始還只是在背後辱罵她,最終發展成人身攻擊。

面對這些事她也找到過工廠的主管反應情況,但主管的意思還是讓她忍忍,畢竟大家是一個團體。

後來也只是在開會的時候表面上得批評下這些員工,並沒有其他有效的懲戒措施。

女孩也只能默默的承受這一切。

但事情並沒有往好的方向發展,卻愈演愈烈。

有一天她廠里加班回到宿舍,寢室門緊閉,她輕輕的敲了敲門。

誰料室友只是打開門把她的行李全扔了出來。

隨後便關上了門,女孩默默地撿起地上散落一地的衣物。

女孩抱着行李獨自走向天台。

自那天起再也沒有人見過他,工廠里第二天發現她不見了。

也組織過員工尋找,但都沒有尋到。

眾人猜測她可能是遇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了。

白松說到這就沒往下說下去。

「然後呢?」董健康感覺故事才聽到一半很不過癮。

「想知道後面的事情,就和我現在去廢棄工廠里探尋真相。」白松收拾好行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