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醫媽咪攜崽驚艷全球》[神醫媽咪攜崽驚艷全球] - 第7章 其他的男人

  霍時君眼底驟然升起冰冷的怒火。

  不管如何,沈酒現在都是他的妻子。

  雲傾城敢這麼凶沈酒,就是不把霍家放在眼中。

  雲傾城忽然冷靜下來,她意識到自己在被沈酒牽着鼻子走。

  再這樣下去,她會被霍時君厭惡的更徹底的。

  沈酒既然裝委屈,為什麼她不可以?

  難道她還比不過一個傻子?

  更何況還那麼丑!

  審美正常的男人也知道應該安慰誰了。

  所以,雲傾城也露出一抹無辜的表情:「時君,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那麼做過,你不能相信她的話而不相信我的,我是不會說謊的。」

  「你不會說謊?」霍時君俊美尊貴的臉上多了一抹諷刺。

  然而這比他平日里冷冰冰的還讓雲傾城難過。

  「難道你相信一個傻子說的話嗎?」雲傾城十分的激動。

  「傻子才不會騙人。」霍時君冷然:「沈酒十分單純,你欺負她不像你一樣能說會道,所以就把什麼帽子都扣給她嗎?」

  雲傾城僵住。

  「阿嚏!」沈酒忽然打了一個噴嚏。

  霍時君修長透白的大手放在沈酒的額頭上,臉色一沉:「英嬸,叫醫生來!」

  霍時君拉着沈酒就要上樓。

  是他疏忽了。

  凈顧着和雲傾城說話,忘了沈酒着涼。

  「時君,你等等!」雲傾城攔住霍時君的去路:「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有要害她……」

  霍時君冷冷的看着她:「你現在就是在害她,她在發燒你卻攔着我不帶她上樓,雲傾城你安的是什麼心?」

  雲傾城頓住。

  她當然是希望沈酒能發燒燒死!

  或者讓她更傻一點。

  雲傾城不明白,沈酒又傻又丑,為什麼霍時君要留着她?

  難道就因為沈酒是純陽命?

  「時君哥哥,疼。」沈酒鼻音變得很重。

  霍時君把她打橫抱起來,就往二樓走去。

  雲傾城看着他們的背影,氣得跺腳。

  可惡!

  這個傻子,到底給霍時君灌了什麼迷魂藥!

  讓霍時君這麼對她!

  霍時君抱着沈酒來到房間,直接進了浴室。

  他把沈酒放在地上,然後擰開了浴缸的水龍頭。

  他側眸:「把濕衣服脫下來。」

  沈酒:「??」

  他想幹什麼?

  難道是想趁人之危?

  霍時君從她的清澈無辜的雙瞳忽然感受到了什麼,他微微一笑:「原來你也不傻,還知道男女有別。」

  沈酒非常認真道:「男生欺負我,我就打跑他們!」

  「他們欺負你?」霍時君蹙眉。

  「嗯。」沈酒用力的點點頭:「不過,沈酒打跑他們,還把他們扔進豬圈,他們就不敢欺負沈酒了。」

  霍時君微微有些驚訝:「你打得過他們?」

  「沈酒沒問題。」沈酒就道。

  雖然那時候她很弱小,但是也不是誰都能欺負她的。

  霍時君眸色越來越重:「放心,以後在我身邊,不會有人欺負你的。」

  沈酒點點頭。

  霍時君站起來:「我去叫英嬸來幫你洗。」

  他壓根就沒有打算幫她洗。

  他準備離開。

  沈酒拉住他的衣擺,輕輕的搖頭:「沈酒可以自己洗。」

  「真的沒問題?」霍時君目光清冷,不禁有些懷疑。

  沈酒點點頭。

  「好吧,我就在外面,有什麼事你就喊我。」霍時君邁步而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