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前妻不好追》[團寵前妻不好追] - 第2章

五年後,越城: 「聽說了嗎?
沈音音要和秦家大房的少爺訂婚了!」
「那個五年前被野男人玷污,還搞出了一個孩子的沈音音啊?
京城秦家怎麼看上她這麼一個殘花敗柳了?」
「就是,五年了,那位沈大小姐都不敢說出,她孩子的生父究竟是誰,我聽說玷污她的是流浪漢,她才遮遮掩掩的……」 「你們幾個要不要來我家做傭人?
這樣就有機會躲在我床底下,偷聽我的私生活了。」
清亮的女聲響起,在酒店大堂里議論的貴婦們紛紛轉過頭。
站在她們身後的女人取下墨鏡,她的臉上未施粉黛,膚白如雪,明艷俏麗。
沈音音是越城名人,五年前她突然失蹤,被沈家找回來後,清白盡毀,轟動全城。
而議論她的人,也是越城有頭有臉的貴婦。
見到沈音音,她們也不心虛,反而八卦道:「秦家大少爺剛入住這家酒店,沈小姐就過來了,你可真是迫不及待了啊。」
另一個貴婦說話更露骨,「秦少爺生性風流,也不知道他是否會喜歡沈小姐這樣,生過孩子的女人。」
沈音音冷笑道,「我是來找秦家人退婚的。」
「什麼?
!」
貴婦們張大了嘴巴。
她的嗓音柔媚張揚,「秦家少爺喜歡什麼樣的女人,關我什麼事?
我向來看不上,管不住褲襠的男人!」
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倒映出女人纖細婀娜的身姿,她步入電梯內,留下幾名貴婦面面相覷。
沈音音用力戳了一下電梯樓層按鍵。
她出差回來,就收到自家老爺子給她打的電話,京城秦氏有意擴張南部商業版圖,決定和沈氏集團達成戰略協議。
把持秦氏大權的秦三爺秦妄言,把自己的侄子秦子軒推出去聯姻,秦子軒要入贅沈家,入贅的對象就是沈音音。
沈音音望着電梯牆壁上,倒映出來的自己。
五年前,她回到越城,就暗暗發誓,此生再不能和秦妄言扯上一點關係。
即便是和那個男人的侄子,也不行!
走到行政套房門口,沈音音看到房門虛掩着,她直接推門進去了。
「秦子軒,我來找你是為了……」 房間內一片漆黑,話還沒說完,沈音音的手腕被人扣住。
滾燙的呼吸,噴洒在她臉上。
五年來都不曾忘記的熟悉氣息,令她全身顫慄!

「你別過來!
!」
她的聲音被堵住,男人似蟄伏已久的猛獸,把她禁錮在雙臂間。
他將女人擁入懷,灼熱的鼻息全落在沈音音臉上。
「小傻子,別亂動……」 男人的聲音,暗啞性感,沈音音的腦袋裡嗡的一響!
這個男人不是秦子軒,是秦妄言!

她被認出來了?

不可能!
她已經和單年的小傻子長得完全不一樣了!
她被抵在牆壁上,無處可逃!
洶湧強勁的浪潮來襲,拉扯着沈音音全身的感官,將她整個人吞噬了!
  許久之後,沈音音拖着疲憊的身軀,站在淋浴噴頭下方。
熱水潑灑在她的臉上,她整個人狼狽不堪。
而在客廳里,饜足後的男人,抬起一隻手,慢條斯理的把襯衫扣子扣上。
向上閉合的衣領,一點一點遮住胸膛上貓抓出來的,交錯的紅痕。
秦妄言坐在猩紅色的沙發上,他的一隻手腕戴着小葉紫檀佛珠,修長如玉的指尖,夾着一支點燃的香煙。
秦妄言聽到門鈴聲響起,起身去開門。
「妄爺,這是您讓我去買的女式衣物,還有……緊急避孕藥。」
秦妄言語氣淡淡的「嗯」了一聲。
接過秦朝遞來的紙袋後,他便把房門關上了。
男人走到浴室門口,把手裡的紙袋掛在門把手上。
在浴室里的沈音音,聽到門把手傳來「咔咔」聲響,她整個人抖了一下。
秦妄言語氣懨懨的,提醒着裏面的人,「換洗衣物,我掛在門把手上了。」
他交代完,又回到客廳里。
隔了一會,浴室的門打開,一隻濕漉漉的手伸了出來,摸走了掛在門把手上的紙袋。
沈音音吹乾頭髮,深呼吸一口氣後,才旋開門把手,從浴室里出來。
秦妄言手裡的煙,已經燃盡。
他側過頭,只用森涼的餘光,掃向身後方的女人。
「把避孕藥吃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