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娛:神級編導的自我修養》[文娛:神級編導的自我修養] - 第1章 倒霉系統

[宿主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嗎?]

[綁定我後開局就有大禮包。

每天什麼都不用做,簽到獲得各種酷炫的技能。

甚至可以就你的編導專業給你定做劇本。]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

職業輔助系統又在數十年如一日的勸說季無憂綁定他。

季無憂面無表情,年輕的眼神里隱隱透露出一分不屑和九分警惕。

左邊——沒有。

右邊——正常。

前邊——安全。

後邊——他正要扭頭去看。

啪嘰——一種柔軟的觸感在腳底下展開。

先是怔住,再是木然的低下頭。

剛在腳上穿上的鄉下外婆寄來的,親手縫製的老北京布鞋,埋在了一堆黃色的,不可名狀的東西上。

季無憂有點崩潰,但他還是倔強的把腳**,內心憂鬱的望着已經由黑色變為黃色的千層底布鞋。

到底要不要拿出來?

系統小心翼翼的在他腦袋裡說:[要不,還是拿吧。]

季無憂惡狠狠的盯着布鞋:「拿,當然要拿!」

他把身後背着的雙肩包放下來,從裏面取出一塊軟塌了的塑料袋。

四下看了看,確定無人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將鞋子裝好。

再從鼓鼓囊囊的背包里取出又一雙穿上。

看了看馬路對面的建築上的幾個大字,嘴角勾出一抹邪笑。

「**叔叔,我的腦袋裡真的有個系統。」

對面的兩個**極力忍住笑。

季無憂冷漠臉:「你在笑什麼?」

「我想起高興的事。我姑娘高考第一名。」

季無憂說:「恭喜。關於系統……」

噗嗤——旁邊做筆錄的**也笑起來。

「你又在笑什麼?」

「他姑娘高考第一名。」

……

季無憂走出警局。聽着裏面發出的爆笑聲,捏緊背包。

總有一天,他要把這個倒霉的東西去除掉。

突然眼睛一亮。

吹着口哨,迅速的將腳踩在一張粉色的鈔票上。

[宿主死心吧,這輩子你就是屬於我的,我跟定你了!]

季無憂聽它發聲,有些心灰意冷,還是頭鐵的蹲下,抽取鈔票。

他睜大了眼睛。

靠,真的是一百。

一隻纖細白皙的手指將他的手中的粉色鈔票輕輕拿開。

「這位帥哥你好,我是情景測試的節目組的專員龍夢玲。

這張一百塊是測試在我們Z國的首都,對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周圍的路人到底會不會去動?

您是第一個撿起來的,離這兒不遠,有**局,福利院和醫院。您是打算把它用在哪裡呢?」

季無憂扯扯嘴角,對着幾乎要懟到自己臉上的攝像機侃侃而談:「剛剛就公民安全的問題,我去了一趟**局。現在撿到了錢,當然是要把它捐給福利院的爺爺奶奶們,從小,我的長輩們最疼我。看,我腳上的布鞋就是外婆做的。」

少年身體挺拔,穿着樸素,腳下踩着一雙看起來很土氣的布鞋。

說起要奉獻的事情。剛才頹靡的精神振奮起來,眼裡有光在閃爍。

鏡頭給了他的布鞋一個特寫,龍夢玲公式化的笑容親切了些。

「情景測試,測試正能量。能夠生活在民眾敬老愛幼,無私奉獻,視金錢為糞土的國家裡,小玲感到很幸福,電視機前的你們呢?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期待下次的再見。」

說完將話筒線捲起來,從百褶裙的兜里,掏出了一張名片遞給季無憂:「以後畢業了找不到工作,就來找姐姐哦。」

季無憂的視線在她修長的腿上……的黑色過膝襪上停滯了一會。

咳咳,襪子上的圖案挺好看。

心痛目送着節目組和他的一百塊錢飛走。

他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臉。

[真不要臉,都已經工作了,還欺騙人家小姐姐。]

一隻巨大的二哈拽着他的主人跑了過來,圍着季無憂又叫又咬。

「季少,你怎麼在這裡?」狗的主人拚命的拉着,一邊驚喜道。

「靠,徐陽,快把你的狗拉開!我衣服都快被咬爛了!」

這是他父親下屬的兒子,憑着一副花美男的長相,俘獲了他媽媽的心,差點就要和他這個親兒子一樣平起平坐了。

往常很聽話的狗,這時候卻不太聽話。硬是往季無憂身上蹭。

徐陽沒有辦法,只好不輕不重的打了他幾下,才揪着項圈將他帶離。

奇怪道:「平時只對它自己的東西感興趣。季少你身上也沒有它的東西,這傢伙今天也不知道發什麼瘋。改日我向你登門請罪。」

拉着還要往上蹭的狗匆匆離開。

[宿主。]

季無憂徹底崩潰。那一絲僅存的倔強也消失:

「求求你了,我叫你大爺還不行嗎?你就是我的大爺,以後不要再出來跟我說話,太晦氣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