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外星學習機》[我有一個外星學習機] - 第十章 報仇雪恨

自從轉生後張昭立即開始修鍊《春秋刀》,準備前期的築基,想要繼承一下原身的內力。

魏塗施在死之前內力已經恢復到了武士的臨界點,他只要繼承一半,就立刻就有了一定的自保能力。

張昭白天依然做苦工伐木,不露一點破綻,晚上卻搬運內氣同化身體里殘存的內力,三天就恢復了魏塗施六七成的內力。

沒想到一次意外的天人交感卻讓他直接功力暴增,內氣化水穩穩的有了武士級內力,甚至還有所超出。

但是收穫最大的還是原本沒有機會吸收的精神力,這讓張昭的精神直接強化了不止一倍,最重要的是精神力量轉生不會有任何損失。

張昭唯一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完成魏塗施最後的心愿,把曾經陷害欺壓過他的人統統殺死。

對於能夠無限復活的張昭來說,這是一筆划算到極點的買賣。

魏塗施的仇人其實也不少,但林場中監工和看守就佔了一大半,張昭默默記下了名單。

行動馬上開始。

林場武士只剩下三個人的事情並不是秘密,呼延崟三人叛亂的時候大半林場的人都是見證人。

兩個忠於丁波的武士被殺之後在奴隸和監工面前鞭屍,這是三人為了震懾監工和奴隸的措施。

明面上的效果還可以,監工們在聽說了崑崙出手的消息後,紛紛保持沉默,沒有反抗三人的統治,但背地裡的串聯和結黨自然是不可避免。

張昭內力有了一定的火候,感知大大提升,明裡暗裡聽到了不少秘密和謀劃,終於到了能派上用場的時候。

有一個監工名叫車向前,是被三人殺死的其中一個武士義淙的弟弟,他因為曾經和哥哥爭奪同一個女人失敗,憤然改名出走,沒想到十幾年後兩人相遇在林場,所以兩個人雖然同在一地,卻很少交流。

監工中沒有人知道這個秘密,但前幾天車向前給慘死的哥哥收屍時卻在墳前自言自語,正處在天人交感狀態查無遺漏的張昭知道了這個消息。

兄弟兩人雖然不合,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大的矛盾,呼延崟三人鞭屍的做派無疑徹底激怒了車向前,但他自知反抗就是死,所以明面上沒有露出一絲破綻,暗地裡卻立誓一定要給哥哥報仇。

兄弟兩人的家族出自鄯善國西方的且末國,二十多年前征討鄯善國失敗投降,由於家庭出身降將,所以在鄯善武士家族中備受鄙視,但他們的家族功法其實相當不錯。

車向前幾乎到了進階武士的臨界點,內氣絲絲縷縷連綿不絕,稱得上是監工中的第一高手,他的哥哥更是達到了武士境的頂點,如果不是呼延崟三人有心算無心,披甲偷襲,勝負猶未可知。

尤其可貴的是,這個車向前是少數沒有迫害魏塗施的監工,他武功高超一心修鍊,義淙雖然沒有和他親近,但也利用職權給了弟弟最輕鬆的工作,平日根本不和奴隸打交道。

張昭第一時間拜訪了車向前,在展示了武士的實力後結成了同盟,謀劃報仇雪恨。

機會很快就來了,三人中的呼延崟有一個習慣,每個月都會獨自進山消失幾天,這個事情知道的人不多,但車向前就是其中一人。

尉屠菻和蓋王蘇也知道呼延崟的秘密,詢問過呼延崟為什麼這麼做,但呼延崟卻避而不談。

時間又過了幾天,呼延崟不顧另外兩人的勸告,還是獨自一人前往山林,消失在茫茫林海中。

張昭和車向前的謀劃非常平實無華,就是用最簡單的個個擊破。

車向前憑職務之便偷來了哥哥和另一名武士的全身魚鱗甲,然後用林場深處發現了一個罕見靈藥的借口騙走了蓋王蘇,林場駐地短時間就剩下了尉屠菻一人。

蓋王蘇並沒有和尉屠菻說起自己要離開一會,他一點也不想讓其他人知道靈藥的消息,尉屠菻一如既往的一人待在駐地的屋舍中。

林場的房舍依山而建,布局有些複雜,但張昭早就刺探過好幾遍,把屋舍的設施布局記在心中,他清楚知道尉屠菻的屋子就在最裏面,三面都是堅硬的岩石,只要把手住門口一面就無法進出。

在心算蓋王蘇離開的時間差不多後,張昭身披鐵甲破門而入,打了尉屠菻搓手不及。

呼延崟離開後尉屠菻雖然提高了警惕,卻也只是全天穿戴上身內甲,在和張昭的對拼中就完全落於下風,險象環生。

在狹小的房間中,輕功步伐根本無法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尉屠菻的刀法雖然凌厲,卻根本破不開厚厚的魚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