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銬!油漆潑我車,還報警抓我》[真可銬!油漆潑我車,還報警抓我] - 第三章 受害人變施暴者?也是沒誰了

「不用找了!我就是車主!」

李昊拿着手機從角落裡走了出來。

就在他走出的一瞬間,裝可憐的男子臉色也是瞬間一變,幾乎未必可查。

不過,有些人的眼睛卻是很尖,就比如領隊的那個老**。

從警三十年,他處理的事情太多了,那稍縱即逝的變化以及對方眼中出現的那一絲慌亂,都沒有逃過他的眼睛。

其實他心裏已經有了答案,只是沒有表達出來,還是要到事情明朗後才說。

男子一絲慌亂之後,立刻裝出害怕的模樣:「你……你……你這是什麼態度?你以為我會害怕你么?**同志可都在呢,你還能當著**的面行兇么?」

此話一出,直播間的損友們皆是翻了翻白眼,這人簡直讓他們無言以對啊。

「卧槽!牛嗶!真牛嗶!這演技,爐火純青啊,奧斯卡都欠他個小金人。」

「可不是么?你瞧那表情,那語氣,像極了被人欺壓過度,卻無力反抗的小人物一樣。」

「哈哈哈,躺平哥被塑造成了大反派形象,太有意思了。」

「卧槽!這是正派、反派的問題么?難道不是顛倒黑白的問題么?還有天理,還有王法么?」

「誰還能不明白這是倒打一耙啊,就你聰明,別人都傻?可又能做得了什麼呢?」

由於李昊的直播一直處在開啟狀態,損友們也是從頭到尾見證了這一幕。

在他們看來,如果是外人見證這一切,並不了解事件內幕,很可能會先入為主的認為李昊是個惡徒,而不是受害者。

主要還是因為做壞事的那個男子太會裝了。

而李昊在聽到這話之後,絲毫沒有發怒的意思,反而是和善地笑了笑:「這位大哥,我今天才第一次見你,根本就不認識你好吧?」

「咱能不能別弄得自己好像受了毒打,一直以來都被我欺壓的樣子?」

「現在我才是受害者好吧?我的車被潑了油漆,被刮花了,要委屈也得是我委屈才對吧?」

李昊面無表情,平靜的敘述着自己的想法。

他的意思很明顯,自然是一直圍繞着車輛受損所展開。

簡單來說就是,其他的我不管,但我的車受損了,總要處理明白才是。

「你……你怎麼沒有欺壓我?你佔了我的車位。」

男子又是一慌,咬了咬牙這才再次冷靜下來,他頓時理直氣壯的說道:「你強佔別人車位,我要告你,告你侵佔他人財產,你現在這種做法,被人潑漆都是應該的。」

這話說完,男子裝作氣不過的沖向車子,還好被**攔了下來。

那狀態,像極了老實人被逼無奈,只能血濺五步的那麼個狀態。

弄得幾名**看向李昊的眼神都有了些許的惡意。

「卧槽!挺能演啊?當著**的面還敢這麼搞?「

「可以!真可以!有你這樣的鄰居實在太可銬了!」

李昊冷笑連連,心中不由感嘆起來。

要知道,車位本就是他的私人財產,他想怎麼用就怎麼用,暫時給你用不代表就屬於你了。

本來嘛,對方要真是個老實人也就算了。

都不容易,他也不缺錢,之前不打算就此了結也只是想給對方點苦頭嘗嘗。

可現在越整越過分,那就不能善了了,這事必須鬧大,不然惡人受到應有的懲罰,那就是對善良之人的犯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