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銬!油漆潑我車,還報警抓我》[真可銬!油漆潑我車,還報警抓我] - 第七章 追車方世玉,上車秒變林黛玉

李昊勻速上山,經過三十分鐘的努力,總算到了山頂。

別看香山不算高,可山畢竟是山,總是能讓人產生一種一覽眾山小的感覺。

站在山頂看了一會,喝口水稍作休息,便準備下山了。

正所謂上山容易下山難,勻速之下,也走了將近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所幸有直播間觀眾陪着自己,偶爾互動一下,這一路也不算無聊。

下了山,走出公園大門,李昊再次打開嗶嗶打車。

此時,臨近中午,雖然並不是高峰時期,可香山畢竟是個人流量不小的公園。

所以打車就成了一個難題,嗶嗶打車上顯示,自己前面還有好幾十個人正在等待,預計三十分鐘後才能排到他。

無奈之下,索性選擇公共交通好了。

不得不說,李昊運氣不錯,剛到站台沒多久,他要乘坐的公交車就進站了。

秩序排隊上車,這邊剛輪到他,就聽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傳來。

回頭一看,這不正是剛才上山時那隊老老年人么?

看到這些老大爺、老大媽,乘務員無奈的搖頭嘆氣,李昊也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傢夥!他心裏直呼好傢夥!

這些大爺大媽還真沒說錯,那身子骨簡直沒誰了,就這從公園大門一路狂奔過來的速度,二十來歲的小夥子跑得真不一定能比他們快多少。

管不了那麼多,直接上車,找了個地方站。

大爺大媽們很快也跟着上車。

一個個臉不紅氣不喘,就跟沒事兒人一樣。

李昊真是不得不佩服這些大爺大媽的身子骨是真的強。

等自己到了這個歲數的時候,要是也能有這麼好的身體就好了。

他這正感嘆,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發生了。

只見,這一個個大爺大媽一上了車,立刻就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捶腿的捶腿,揉腰的揉腰。

也不說話,就專門找坐着的年輕人,往你身前一站,唉聲嘆氣,表現得渾身都疼,哪裡都不舒服一樣。

意思很明顯,就倆字:讓座!

弄的這些年輕人讓也不是,不讓也不是。

你說讓吧?自己也很累,你要不讓吧?又顯得有些不尊老愛幼。

一時間,年輕人是有些左右為難。

眼見這一幕的發生,或者說情況的突然反轉。

李昊下意識的喃喃說道:「卧槽!追車方世玉,上車秒變林黛玉啊!牛嗶!」

還早車上人多,路況又複雜,沒人聽到這話。

可距離李昊最近的乘務員還有直播間里的觀眾們卻是聽的清清楚楚。

乘務員先是一愣,隨後咧着嘴用力的點了點頭,那表情顯得格外無奈。

直播間也第一次出現了兩極分化的言論。

「你們看到那個乘務員的表情了么?那是完全認可躺平哥的話啊,可見他平時經常碰到類似的情況。」

「是啊,躺平哥還挺有才的啊,追車方世玉,上車林黛玉,精闢啊精闢!」

「話說,你們不覺得躺平哥這麼說老人不太合適么?是不是有點不尊重老人家了?」

「我也這麼覺得,對方是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