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可銬!油漆潑我車,還報警抓我》[真可銬!油漆潑我車,還報警抓我] - 第九章 私了!我們選私了!就不要麻煩警察同志了

事實上,別說周警官了,就是之前給李昊做筆錄的**也是一臉懵逼。

要知道,對方是很懂法律的,而他就是那個感受最為直接的人。

還是那句話,對方是個刑法、民法能一條條背出來的人。

這種人會直接出手傷人,就是打死自己,自己也不能信啊。

年輕**目瞪口呆的看向李昊,結結巴巴的問道:「你……你動手傷人?」

「啊,金警官也來了啊!」李昊點點頭,攤開手無奈的嘆息一聲。

「別說你不信,連我自己都不信,可事實就是這樣的!」

說到這,張大媽不幹了,連忙離開了**身邊,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向他們。

「你們……你們認識?」

「好啊!人民**,人民**,難道不是為人民的么?」

「阿姨,您別生氣,更不要亂想,**自然是心向人民的,我們跟這個小同志是因為之前有些事情要了解,這才算見過面。」

周警官愣了愣,滿臉笑意地走上前想要安撫一番。

誰知,張大媽根本不領情,她扯着嗓子大喊大叫起來。

「退!退!退!不許過來,我懷疑你們沆瀣一氣,打算害我這老婆子。」

周警官面帶苦澀,從警多年的他,很清楚最讓派出所民警為難的,那就是涉及老人的案件了。

首先就是歲數大了難免糊塗,而且很容易對別人產生不信任。

必須慢條斯理地說,講事實,擺證據,掰開了揉碎了解釋才行。

現在這個張大媽還算好的,但凡碰上個腿腳不利索,外帶有點耳背的那種,才算是遭了老罪了。

還一點不能着急,你聲音大點萬一嚇壞了老人,再犯點病什麼的,那就更麻煩了。

周警官看着滿臉警惕的周大媽,嘆了口氣道:「阿姨,您看這樣行不行?叫您的子女來好不好?這樣您也能放心不是?」

張大媽一聽這話,想了想這才點點頭,拿出手機撥通了兒子的電話。

「喂!媽怎麼了?」

不得不說,遺傳這玩意真的是很強,張大媽有個大嗓門,連她兒子也是一樣。

聲音那叫一個洪亮,明明沒有開啟免提,對方用的也不是老人機,可就是能聽到一個男子的聲音,你就說牛嗶不牛嗶吧?

聽到兒子的聲音,張大媽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扯着嗓子就喊啊。

「兒子,我在330總站吶,這不是坐公交……」

她將經過複述了一遍,接着就聽男子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

「什麼?有人打您?**還幫那個人說話?卧槽!還有沒有法律了?您等着我,我這就過去!」

兒子要來給自己主持公道,張大媽頓時就感覺有了靠山,哼了一聲翻着白眼道。

「你們等着吧!等我兒子來了的!」

周警官以及其他幾名**都是一臉無語,李昊則聳了聳肩,無所謂的樣子。

而直播間是徹底陷入了一片歡騰的氛圍之中。

「哈哈哈,你們看到沒?竟然不相信**?這可太有意思了,那你報警的意義到底在哪啊?」

「這大媽的蜜汁自信到底源自哪裡?是她兒子帶給她的底氣?」

「也許人家兒子比較有能耐呢?比**還厲害的那種!」

「樓上真相了!坐等後續!在線吃瓜!」

李昊看了看彈幕,也沒有說什麼,事實上他早就想好了對策。

對於年齡大的人,肯定是不好再用法律了,但這不代表惡人就不會得到懲罰。

直的不行,那就曲線救國唄。

十多分鐘的時間就在等待中這樣度過了。

一輛車風馳電掣的駛來,很快一名肥頭大耳的男子便從車上下來,根本就沒看他媽一眼。

徑直衝着李昊就跑了過來,一時間,肥肉亂顫。

他擺出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指着李昊問道:「就是你動手打我媽來着是吧?」

「我告訴你說啊,我媽可是有不少慢性病,你今天這舉動,肯定是讓她複發了,你說怎麼辦吧?」

老實說,對方要是不說這話,李昊還真就沒辦法,可對方現在這態度,那就好辦多了。

他滿臉笑吟吟,試探的問了一句,「您說怎麼辦吧?要不賠點錢?」

「光賠錢就行了么?賠錢能讓我媽康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