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田醫妃:拐個王爺當長工》[種田醫妃:拐個王爺當長工] - 第10章 不需要解釋

「哈哈哈,果然是有勇有謀!」

突然,夫人仰頭大笑,招招手示意親兵們退下,往陶念雲的方向湊近了幾步,解釋道:「我方才只是想試探你一下,你能治好我相公,我自是感恩戴德,又怎會與你刀劍相向呢?」

陶念雲被她這突然變臉給驚住了,仔細盯着她的臉,不放過任何的微表情,可對方笑容溫柔,眼中的敵意早已消失不見,儼然看起來是個和藹可親的好姐姐。

勾起唇角,陶念雲撒嬌似的拍了下夫人的肩膀,「哎呀,夫人你可嚇死我了呢!那,這個人,我可以帶走嗎?」

夫人毫不猶豫地答應了,還給他們準備了大宅院,說什麼也讓他們住進去,陶念雲也不好推脫。

夜晚。

昏暗的柴房裡,王德志被鐵鏈綁住了脖子和手腳昏迷不醒,嘴唇發白。

忽的,一盆冷水潑在他的臉上。

他驚醒,一見到眼前的人兒,立馬變得躁動起來,撕心裂肺地大喊:「陶念雲!我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他的瞳孔中布滿了血絲,拚命的掙扎勾動了鐵鏈,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陶念雲摸了摸耳朵,有些不耐煩:「吵死了。」

護念當即拿出匕首在他臉上划了一刀。

王德志痛的大喊,掙扎的更厲害了,迎來的卻是又一刀,他自知此時的自己如同待宰的羔羊,只能咬牙忍痛,不敢再發出一丁點聲音。

陶念雲坐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嘴裏還在嗑着瓜子,淡漠地詢問:「說吧,人在哪?像你這樣自私自利的人,我可不信你對她情有獨鍾,願意為了她生不如死。」

「我不知道。」

王德志的聲音很虛弱,眼看着護士提了一桶螞蟥來,嚇得整個人都在顫抖,哭喊着:「饒命,饒命啊!我是真的不知道,許蘭那天不是已經死了嗎?她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不給我留後路,我怎麼可能還救她呢?我所言句句屬實啊!」

護念放下桶,湊近陶念雲,道:「他不像撒謊。」

「我知道啊!」

陶念雲聳聳肩,「我呢就是想折磨他,誰讓他想害死我們呢?王德志,你呢是聰明反被聰明誤,我們一開始就知道你派人跟蹤了,所以故意演了一場戲給你看,我們出場費很高的,不找你要清片酬可對不起我們這麼辛苦呢!」

「哦對了,這個東西是你掉的吧?」

陶念雲拿出一個竹梢,王德志立馬兩眼放光,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滿臉討好道:「是是是,這個竹捎是我與許蘭的定情信物,你不是懷疑她沒死嗎?只要吹響這個,她還活着就一定會趕來和我見面的。」

「哦,是嗎?那我試試?」

王德志連忙點頭,滿懷期待地看着她吹響了竹捎。

隨即臉上的笑容變得陰暗,「蠢貨!你可真好騙哪!很快,我們就能一起死了,我活不了,你們都跟着下地獄吧!哈哈哈哈……」

隨着他的笑聲,門外傳來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遍布四周,甚至是屋頂。

猜你喜歡